Solitude。

一个人走。

『磁石』关键词:同桌、早安吻、恋物癖

莫名就是对各种病态的喜欢hin有feel~2333
最后一句甜炸啦~

长腿美少女家的话匣吉:

注意事项
○本文与现实人物、团体无任何关系,请勿代三


○请先去查询一下什么叫【恋物癖】,充分理解后再阅读下文,谢谢


文中行为是情节需要,情节需要,情节需要,请不要把理想与现实混淆












缘分是个奇妙的东西。


 


体现在樱井与二宫两人身上的话,就是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都是同桌的这件事。


 


而对于这位在自己人生里占据的相处时间几乎比双亲还要多的同桌,二宫仍是有隐瞒着他的事情。


 


二宫患有恋物癖。


 


不同于那种无差别地去接触甚至是盗窃任何异性穿戴使用过的物品,二宫的恋物癖仅针对于樱井,而且涉猎的对象物品也极其杂乱而无规律。


 


唯一的共同点只有它是樱井使用过的。


 


最初的那次是在夏天,下了体育课之后。两人一同去自动售卖机买了盒装冷饮,二宫蹲在樱井身侧,咬着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冰甜的果汁,看那人眉飞色舞地说刚才那场足球赛怎样怎样。其实二宫全程都有看,只是赛后再听樱井以自我角度复述一遍的感觉不坏。


 


待饮料见了底,差不多到了下一节课的上课时间。樱井把手中的空盒朝垃圾桶一抛,偏了些,砸到边框上又掉回在地,落在二宫脚边。


 


“你呀…”二宫叹气,弯下身去好脾气地代为收拾。樱井站在他身后不好意思地嘿嘿笑,说了声谢啦。纸盒外壁还沾着水珠,而上端的一截吸管上能看到浅浅的牙印,是樱井刚才留下的。而吸管口残留着一两滴甜腻的果汁,由于刚才的碰撞掉落溅在了地上,濡下一小点深色痕迹。


 


欲望的萌生只在一瞬。


 


二宫借由着身体的遮挡,屏住呼吸,手迅速地将地上那一纸盒拾起,抽出那根吸管攥紧在手心里,随即飞快地把缺了吸管的空盒连同自己手里的一并扔进垃圾桶,唯恐樱井会注意到。


 


所幸的是樱井无所察觉,见二宫重新转过身来只是对他微微一笑:“回教室吧。”


 


“嗯,好。”二宫点点头,装作不经意地把手插进侧边的裤兜里,手心那根吸管被捂得发烫。


 


第一个收入的物品,是樱井用过的吸管。


 


二宫特意在房间里腾出一个空的抽屉,小心谨慎地把用纸巾包裹好的吸管放了进去,整个过程神圣得像在完成某项仪式。


 


欲望是会膨胀的。


 


渐渐地,抽屉入住了各种各样的居民。


 


二宫是樱井的同桌,上学期间就坐距他最近的位置,要挑时间挑对象下手可以说是最方便不过。可二宫不是单纯的偷窃,要扔掉的废弃品也就算了,如果是正在使用中的物品无故消失,一次两次还好,次数多了谁都会觉得奇怪。


 


二宫偷偷去文具店买了樱井最常用的那款笔,小测时撒谎说忘记带笔并顺利借到樱井的笔,过后把自己买来的那一支还给樱井,来了个狸猫换太子。


 


樱井用过的笔√


 


遇上樱井参加足球赛,二宫会被作为后援人员拉过去在场侧的阴凉处坐着,再在中场休息时给某位不接受爱慕者们的好意的大球星递水递毛巾。无论多少次都是这样,樱井笑着摇手拒绝女生们递上的冷饮毛巾,径直走向二宫,再接过他手里已经拧开盖子的矿泉水以及毛巾。


 


比赛再开,大家的注意力又投回到足球场上。二宫见四下没人朝自己这边看来,偷偷把另一瓶全新的矿泉水从包里拿出来,拧开盖子咕噜咕噜喝了几口,再对比一下,见差不多是樱井刚才喝剩的程度,之后把原先递给樱井的那瓶塞入背包中,留有自己喝过的放在了毛巾旁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地继续看比赛。


 


樱井喝过的水√


 


万无一失如樱井都会有遗忘东西的时候,偏偏还是在游泳课前发现忘了带泳裤。二宫把自己的塞给了他,借口说今天不舒服想请假,担心对方会嫌弃又急忙说这个每次都有好好洗过的保证不脏。课后又拒绝了樱井带回家洗干净再归还的好意,二宫怕引起不必要的怀疑,课后去商场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泳裤带回家。而借给樱井的那条,自然是被收进了抽屉。


 


樱井穿过的泳裤√


 


抽屉被各种各样零碎的物件塞得满当当的,二宫就像一只小松鼠,把宝贵的东西都往洞里搬,藏得严严实实,生怕会被发现。


 


包括对樱井的感情。


 


两人报了同一所大学,在高中毕业典礼这天倒没那么多伤春悲秋。尤其是二宫,既然还能呆在樱井身边,那么对他来说高中和大学基本一样,更是感受不到半点离别的忧伤。


 


不过这天倒是有点危险…毕竟可不止二宫一人在窥视着樱井制服上那颗纽扣。


 


这天一见面二宫就密切留意着樱井的制服,总怕下一秒那个最重要的地方就会空空如也。


 


毕业典礼结束后,体育馆里不少哭着抱团的学生,而校园里四处都是拍照留念的人。樱井兴冲冲地拉着二宫跑到每次体育课后必去的自动售卖机旁,那儿是少见的冷清,大概是今天最没人气的校园一角了。


 


“怎么了?”


 


“这个,你很想要吧?都快看一天了。”樱井说着,手一用力,拽下了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,塞到二宫手里。


 


“诶……诶!?”


 


“作为交换,”樱井也不客气,伸手扯下了二宫衬衫上相同位置的纽扣,“我收下啦。”


 


小小的圆片握在手心里,二宫想起那根炎热的午后被自己攥紧的吸管,同样是莫名地有种滚烫感,可舍不得松开。


 


樱井衬衫上的纽扣√


 


到了大学,不知道是确确实实的缘分所致还是背地里有什么暗箱操作,二宫与樱井被分在同一个宿舍,还是二人间。


 


这下机会更多,可二宫反而不敢了。毕竟就算是拿了,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藏。


 


二宫的成年生日是跟几个相熟的朋友一起过的,包括樱井,其中早已踏过成年界线哄着骗着灌了二宫几口啤酒。二宫还是第一次接触酒精,被熏得有点晕乎乎,又不至于醉倒不起。樱井把人拖回宿舍,还拎着几罐他们硬塞的啤酒。


 


回到宿舍,二宫目不转睛地盯着还没过瘾决定再喝一罐的樱井,见他把空罐放在桌上,便转移目标,盯着空罐。


 


好想要…


 


但是不行。


 


二宫全副心思都扑在偷拿空罐与不能这样的纠结之中,压根没发现靠近的樱井,直到有冰凉凉的东西贴到脸上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。


 


“想要那个吗?”


 


二宫懵了一下,慌忙摇头摇头再摇头,闭嘴不认。


 


“可是カズ拿了很多我用过的东西吧?从当初那次偷偷拿走空盒的吸管我就发现了哦,还有还回来的笔,里面的笔芯是没用过的呢,不是我借给你的那支吧?”


 


樱井喉间溢出低笑:“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呀,明明只要乖乖跟我说,我什么都会给你的。”


 


等到被吃干抹净,二宫完全从那股晕乎劲儿中清醒过来了,缩在床上用自认为宇宙第一凶的眼神瞪着樱井。而被瞪的人正把用过的套打结准备扔掉,注意到夹带怨念的视线,转过头来,举起手中的物件,笑问:“是想要这个吗?”


 


“才不要!”二宫吼他,顶着通红的小脸裹进被子里,不理他。


 


樱井…过的人√


 


第二天醒来,眼睛还没睁开,二宫先下意识地伸懒腰,手顶到什么东西,睁眼才惊悚地发现旁边还躺着一个,紧接着昨晚的记忆汹涌而来。


 


樱井还困着,被二宫这么弄醒了一些。两人今天一整天都没课,他眼都没睁,摸索着握住二宫的小手,帮着收回被窝里,再全凭感觉凑过来胡乱亲了几口,最后一下结结实实地亲中嘴唇。


 


“早上好……再睡一会吧……”


 


这么说完,把人一圈压进怀里,继续呼呼大睡。


 


哪有人吃完别人豆腐再继续睡的。


 


二宫不满,泄愤似的挨过去咬了下樱井的唇,接着再在樱井怀里找个舒适的姿势进行回笼觉。


 


樱井的喜欢√








THE END。感谢观看。

评论

热度(230)

  1. Solitude。白日梦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莫名就是对各种病态的喜欢hin有feel~2333最后一句甜炸啦~